我那里就叫“生冻冰”了,昨天晚上突然之间就出现了,不过是左手,至于右手其实上星期六已经开始第2次长了。以前从来没有的啊,只记得某一年说了那句“本人从来不会长冻疮”的话之后,结果当年冬天就来了。罪过啊,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!!

下午又下雪了,还是那么小。

标签: none